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 老外滩印象  

2007-06-04 16:52:51|  分类: 行走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外滩印象

提起外滩,不了解宁波的人自然会想到闻名遐迩的十里洋场——上海黄浦外滩。而作为生活在宁波的人来说,宁波的老外滩才是与我们息息相关,值得你为它骄傲的。追溯历史,宁波老外滩于1844年1月1日正式开埠,比上海的黄浦外滩开埠还要早20年。它曾是宁波繁忙的港口,也是“宁波帮”远航的“起锚地”。

老外滩曾经的繁荣、辉煌我未曾看到。但记得,十年前初到宁波,我看到的是一个老态龙钟、不堪重负的老外滩:一大片乌沉沉的老房,低矮、了无生气,让人担心随时会坍塌。浑浊的江水仿佛老外滩的眼泪,有斑驳的轮船鸣着汽笛从江面驶过,只觉得是老外滩在低声呜咽。那时的老外滩,是个饱经风霜的老人。2002年,宁波城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资6亿元对老外滩进行了改造。今夕,何夕?如今的老外滩,旧貌早已换了新颜。除了历经百年沧桑的天主教堂始终屹立于甬江岸以外,其余的风景似乎都定格为历史的老照片,尘封在时间的某个角落。不知何时,老外滩已成为宁波时尚、休闲、娱乐场所的代名词,常吸引着人们伫足流连。

我也喜欢老外滩,首先是喜欢它的静,而这静尤以其位于闹市而更显珍稀了。这里看不到游人如织的场面,似乎喧嚣的人群,一到这里便被吸融、散化了。老外滩最标志性的建筑当属天主教堂了,它建于清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增建钟楼。整座建筑由教堂、钟楼、偏屋组成,造型具有典型罗马哥特式风格。我对宗教没有太多研究,但这并不影响我以审美的眼光来欣赏教堂。我喜欢天主教堂清朗蓝天下的端庄、神圣,也喜欢它夜幕降临时被灯光笼罩的光彩与神秘,夜晚的它,如身穿华服的美妇人,去赴一场摄人心魄的盛宴。我曾不厌其烦、兴致盎然地拍过许多它的照片,在不同时间,从不同角度。甚至不引人注目的教堂背面,也让我心仪:夕阳中,那两扇雕花精美的铁门里,它的背影留给我敦实、静穆的感觉。走进教堂,听着管风琴弹奏的圣音,心灵便沐浴在一片清凉与宁静中。有时,我更喜欢在教堂外静静地观赏它。巴黎圣母院我也去过,在众多的游人中,我已找不到当年雨果笔下有着敲钟人卡西摩多的那座圣母院,我无法亲近它,只能以游客的身份打量它,它给我的感觉是冷峻的。而老外滩的教堂,却是亲切、温暖的,每每经过它,我可以从容地端详它每一处细微的纹理。西风残照,我用指尖轻轻抚过它一扇扇朱红渐褪的门,似乎感受到了心灵正穿越时空,聆听着它遥远的过去——当年法帝入侵中国的屈辱历史。“当,当——”教堂的钟声又一次敲响,一时,我恍然迷失在光阴的故事里。

如果只有教堂,老外滩会显得孤独和沉重。可它不是。空旷、起伏有致的绿地,衬托着它;一座座青灰的建筑辉映着它;一条条拙朴的石砖小路环绕着它;静默的江水,从它身边经过,许是惊鸿瞥见它的美,而忘记了赞叹;那片小小的杨树林正一年年地长大,在绿叶繁茂的时期,静谧、安详。阳光斜射进树林,道道树影与轻盈跳跃的飞鸟,组成了最具想象力的乐谱。你用心倾听,就能听到各种美妙的声音。在秋叶缤纷的时节,杨树林更像一首诗,片片金黄的落叶,是一封封缠绵悱恻的情书吧?多少身披洁白婚纱的女孩与自己的白马王子,在这里拍过外景婚纱照?不知是他们把外滩点缀得更圣洁了,还是外滩让他们对幸福生活更憧憬了?但,毫无疑问,老外滩见证了一对又一对新人的爱情,所以,它又是浪漫、多情的。

老外滩处处皆景。一个明媚的春日,和几位女友在老外滩拍照。一段残墙,两扇旧窗,几簇野花,都成为我们的背景。也许太过崭新的东西很难让人一下接纳,而陈年旧物却容易让人在浮华的城市中找到心灵的慰藉。

偶尔在离教堂很近的一家茶馆坐坐,泡上一壶玫瑰花茶,看着干枯的花苞在透明的茶壶中一瓣一瓣地绽开,茶水在烛光摇曳中变得色泽金黄、温润。观之,诱人;饮之,沁人。然后,将视线投向窗外,眼前便氤氲着老外滩独有的特殊气息。

有人说,老外滩是宁波的灵魂,宁波如果没有老外滩将缺少许多味道。什么味道呢?一边是教堂、绿地、杨树林、开得灿然的色彩斑斓的小花、绰约的香樟、银杏和桂树,一边是令你眼花缭乱、风格各异的酒吧、咖啡馆、茶馆、中西餐馆等休闲、娱乐场所。宁波老外滩——我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它。它是古典的,又是现代的;它是东方的,又是西洋的;它是简朴的,又是时尚的;它是婉约的,又是充满生机的。老外滩的美,在我心里越来越沉淀出一种从容,一种成熟,一种智慧,一种活力。我目睹过十年前的宁波老外滩,更有幸看到了它的现在,而且,还将追随着,它的未来。

 

04中秋的外滩天主教堂  月

天主教堂的正门

教堂旁边的两段残墙  月

月儿照残壁

朗月

晴日下的天主堂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