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 苏格兰掠影  

2007-06-04 16:55:01|  分类: 行走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陪儿子看电影《尼斯湖怪》,看到苏格兰的尼斯湖美得令人心醉的景色,还有苏格兰的人,苏格兰的小酒馆,听到苏格兰的音乐,不由又想到了那次难忘的苏格兰之旅。离开了苏格兰。古堡、风笛、朋克,还有那些美丽的花,也渐渐离我远去了。然而记忆的列车会在某个时刻,突然又把它们带到眼前,给我重逢的惊喜——】

很早以前提到欧洲,脑海里是一片广袤、平坦的绿野上,坐落着几幢低矮的红色或白色的尖顶小木屋,还有古老的欧洲童话中美丽公主和白马王子的动人故事。如今,踏上了苏格兰这块土地,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它的古典、优雅,及我梦中童话般的田园风光。而这,已不再是梦。在这块异国的土地上,我的各种感官似乎都渐渐地苏醒、活跃了起来—

尼斯湖

Dunnottar castle古堡

在苏格兰境内,我常常惊叹于它广阔无垠的植被。从汽车或火车上向窗外望去,是一幅连绵不断的画卷,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受,说出来居然是几句古诗:“天苍苍,野茫茫”“野旷天低树”和“孤帆远影碧空尽”。极目所望,几乎找不到一块裸露的土地,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草或庄稼、森林。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视觉感太舒服了,走到哪里都像置身于一幅印象派的画中。不知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是人工的匠心独运?沿途看到许多牛没人打扰,横着竖着庸懒地躺在绿绿的草地上休息,我心里由衷地感叹:“连这里的牛都懂得如何享受生活” !在伊丽莎白女王以前的行宫Falcland Palace,我看到许多高大粗壮的树,枝繁叶茂,造型优美,风姿绰约。庞大的树冠低矮得伸手可及,有的甚至就在你的肩部,摸着这些年代久远的大树,仿佛触摸到了一段真实的历史,心里生出一股暖意,它不仅是一种点缀,更是我们忠实的朋友,你善待它,它会加倍回报你。置身于这样的画面中,你会感觉自己也因它变得美丽起来,你也是画中的一景了。

在苏格兰,对我最有诱惑力的是古堡。记得第一次去古堡,是一座著名的中世纪古堡,叫Dunnottar castle。国外的一些电影里偶尔能看到以它为背景的拍摄场面。经历了几个小时汽车的奔波,兴奋的我也渐渐疲倦地睡着了。也许是潜意识对古堡的渴望,等我睁开眼睛时,“天哪!”, 我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一座充满了鬼魅色彩和历史沧桑感的城堡,如海市蜃楼般突兀于一望无际的海岸,强烈地冲击着我的视觉和大脑。下车,往古堡行进的途中,我一直怀着一种敬畏,近了,近了!那神秘的面纱终于被揭去,与我近距离地面对。登上古堡,到处是残垣断壁,深褐色的石墙上生着斑驳的绿苔,透露着它曾经的威严与恐怖。除了古堡还有的就是天空、海和起伏的绿色小丘,视野开阔的想让你疯狂地奔跑。天空中铅灰色的云层很厚,偶尔也会露出一点蓝天和阳光,更给人以琢磨不定的感觉。蓝色的海面平得像一面镜子,在遥远的地方温柔地与天相接。海鸥在海面和古堡上空飞来飞去,姿势极其优美。但那穿透力极强的鸣叫,却又给古堡增添了一份苍凉。有几只海鸥停在古堡断壁的最高点,遥望远方,似有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孤傲与抒怀。忽然,海面上远远地一艘洁白的帆船跃入眼帘,宛若一位天使伫立水中。此情此景让所有的语言都苍白了,惟有用心感受。遗憾的是对古堡的历史我不甚了解,只大致知道,由于宗教派系的原因,这里曾关押过许多人。也许我不需要对它了解太多,它使我产生的联想,更胜于冷酷的真实。

我们住在苏格兰的Dundee,这里的城市治安非常好,据说已经连续几年没出现过一起刑事案件了。这是一座非常美丽、整洁的小城。靠着海湾,气候湿润温和,到处都可席地而坐,不用担心衣服会弄脏,真可以说是一尘不染。但基本都以阴雨天为主,难得在一天早上看到一块蓝天,蓝天边沿像着了火,周围则是乌云密布。那云缝中漏出的一束阳光使建筑物更明亮耀眼了。天空变幻很快,转眼又是另一番气象,阳光被乌云遮住,云低得仿佛就在你的头顶。而那一抹蓝天在乌云的包围中显得更加诱人。偶尔有灿烂阳光的日子,看吧,平时人迹稀少的街道、草地上,会突然间冒出许多人,原来他们是要抓紧时间来享受阳光。Dundee的美更在于它的宁静与安详,丝毫不张扬,看到在长椅上晒太阳的老人,看到有行人走过仍然悠闲踱步的鸽子与海鸥,你会很容易地受到一种感染,那是充分享受生活的乐趣,人与自然的亲密和谐。

苏格兰人也是喜爱艺术的,在Dundee我常走过的那条街上,有一些造型非常奇特的雕塑,其中一个大肚子男人大步挺胸地牵着一条狗,看起来让人忍俊不禁,苏格兰人似乎也是想以这种方式向人们展示他们的幽默。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门上,居然挂有挪威画家蒙克的那幅《呐喊》,可我一直没机会进去坐坐,留下些遗憾也留下些回味。苏格兰人能歌善舞,在Melrose Terrace学习期间,我们还学了苏格兰舞,那是由多人跳的热情欢快的舞蹈,教我们跳舞的一位男外教还特意穿上了苏格兰的民族服装——红格子裙,白色筒袜和黑皮鞋。腰间挂有一长圆形的金属佩饰,右腿外侧别一把匕首。伴随着节奏欢快的苏格兰民族舞曲,我们兴致勃勃地跳了起来,一会儿工夫我就学会了,大家不管哪个国家的,几个人一组跳啊,笑啊,我转得头都有点晕了。音乐和舞蹈是无国界的,不需要语言的交流,在这样的氛围中,即使羞涩腼腆的人也会表现得充满活力,因为你无法不受到感染。还记得那天在古堡边,我们听到一种吹奏乐器的声音,寻声而去,看到一位身着绿格子苏格兰裙的街头艺人在吹奏苏格兰风笛。那声音很接近自然,让人的心灵产生慰藉。我们与他合影留念,这一切都没打断他的吹奏,他依然沉醉于自己的风笛中。我们走出很远了,那风笛声还隐约在风中飘渺,一直飘进我的记忆深处。

Dundee给了我太多意外,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当属遭遇朋克了。那是一个黄昏,我们一行五人在街上散步,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街上更显得寂静。正当我们在那个大肚子雕塑前拍照时,突然从街道对面大呼小叫地奔来十几个身着花花绿绿奇装异服的年轻人,他们速度之快来不及让你思考作出判断,呼啦啦就在雕塑前有的站,有的卧,有的干脆爬到雕塑的肩上,边摆姿势边热情地招呼我们和他们一起合影。看着他们嘴巴、鼻子、眉毛上穿的环,直觉告诉我遇到朋克了。但他们看起来没有丝毫恶意,并非想象的那样危险,而且他们的热情邀请是你不忍心拒绝的,于是我们带着犹豫和谨慎与他们走到一起,刚走过去,我被一个横卧在地上的朋克一下拽到了他腿上,另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伴动作更惊险,居然一下被一个结实高大的朋克双手举过了头顶,吓得女伴尖叫不已。就在这时朋克中的一位用他们自己的相机按下了快门。然后他们礼貌地向我们表示感谢,又欢呼着一阵风似的刮走了。留下惊魂未定的我们梳理着思绪,对城市中的另类——朋克,好象有了一种新的认识。这也应该是一种城市的文化吧。或许对于他们,我们同样是另类。

苏格兰属于丘陵地带,地面起伏不平,街道很狭窄,街道两旁有时就当作停车场,常看到许多车子一溜竖着停在马路右边,使得本已狭窄的街道更窄了,即便这样,我们从未遇到过塞车。当我们的汽车在狭窄的街道上绕来绕去时,我真的佩服驾驶员高超的驾驶技术。我还注意到这里的大巴司机特别有绅士风度,统一穿干净的白衬衣系领带,两辆大巴只要相对开过,两位司机都要招手示意。我随口说:“他们大都不甘寂寞啊。”随行的同伴接过我的话说:“大概是因为他们太寂寞了才这样吧。你看,这么广阔的土地人却这么少,所以看到人都很亲切、热情。比起我们他们更懂得珍惜生命、享受生活。”我琢磨了一下,觉得有点道理,但还是觉得他们的民族性就是这样。给我们开车的大巴司机总在变,但不管谁开车,见面都大声地给我们打招呼,游览完一景他们也会问:“Do you have a good time?”一次上车时,我的头不小心碰到了行李架,那位看起来很儒雅的司机连忙问我要不要紧,我说不要紧。过了几天,开车的又换了他,见了面他居然还记得问我:“头怎么样,没事吧?”我笑着反问:“你还记得?”他也笑着说:“当然。”

苏格兰人的饮食很简单,喜欢吃奶酪、甜食和油炸食品,许多年轻的男子和女子体形就已经很胖了。 饮食成了在苏格兰唯一让我感觉不好的,我不止一次地说:“very terrible!”但这里的水果特别好,尤其是樱桃,红红亮亮的,又大又甜。吃不下饭时我就用水果充饥。他们请客吃饭也很随便。离开苏格兰之前,我们应邀到外籍教师John家里吃晚饭,John是个未结婚的小伙子,家庭很普通,但却干净、雅致。我们送他的一些礼物:中国结、扇子等都被他摆放在醒目的位置,我们看了不由得都笑了。他们喜欢当着你的面把礼物打开,并让你知道他(她)有多么喜欢。John的父母非常热情,他的父亲是位牙科医生,开朗而又风趣,我对他说:“you’ve got a great personality(你的个性很好)!”他听了哈哈大笑,并得意地把我的话告诉John。John像对一个孩子一样拍拍父亲的肩膀,点点头,却笑着对我说:“So so.(还凑合吧)”看着他们俨然兄弟的样子,真的好羡慕。John的妈妈在餐厅为我们准备好了薯片、饼干、水果、饮料还有一盘Pizza,一盘糕点,我们就有的站有的坐,边吃边聊,不象在国内吃饭那么注重形式,更不象在国内请客那么丰盛。他们很随意,我们甚至还端着酒到他们家的花园去喝。花园中有许多我叫不上名的花,苏格兰人非常爱花,这也与他们崇尚自然的性格有关,家家户户窗台上,门前院子里,摆放着各种颜色的鲜花。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花,故也不会象征着主人的身份和地位,很随意却很茂盛地生长着。虽说已经晚上8点多钟了,但花园仍沐浴在夕阳的余辉里,园中一丛金黄色的芦苇在风中摇曳着,花园外面是足有一个足球场大的绿色草地,上面落着一大群洁白的海鸥,不知什么惊动了它们,突然它们呼啦啦地飞了起来,迎着夕阳消失在我的视野中。这种景象使我生出恍若梦境的感觉,还伴有一丝诗意的柔情。

别了,苏格兰,别了,Dundee,别了,我的朋友,在一曲《Caledonia》伤感优美的旋律里,我要和你们告别。

                                                                       2002年8月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