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异乡怀思  

2007-06-05 16:49:19|  分类: 忆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乡怀思

“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和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泰戈尔《采果集》      

“异乡”是个充满乡愁的名字,是个让你有些恐惧却又深深被它吸引的地方。

到宁波之前,感觉宁波是遥远的,但又是令我向往的,最吸引我的是它孕育的浓厚的文化。对宁波的注意是从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开始的,那篇著名的“风雨天一阁”紧紧攥住了我的心,而余秋雨居然也是宁波人。从那时起,天一阁,这古老苍凉的藏书楼在我心里,就定格成了神圣、博雅、庄严的代名词。

于是我又有兴趣了解到,宁波居然出产了历史上那么多的文化名人——黄宗羲、柔石、殷夫、潘天寿、张苍水、周信芳……于是,对“江南出才子”这句话有了更深的印象。

古老的河姆渡,历史上著名的镇海口海防遗址,世界船王包玉刚,“应氏杯”围棋赛的创导者应昌期,“影视巨子”邵逸夫等等,都与宁波联系在了一起,我不禁有些吃惊了。

有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就足以改变人的一生。97年,香港回归了,我却要离开家乡到宁波工作。就在去留之间举棋不定时,读到了泰戈尔的这句话:“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和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仿佛谶语,给我指点了迷津,我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咬咬牙,打点行囊。想努力做出徐志摩“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洒脱,可眼泪还是在火车开动的一刹那,任性地夺眶而出。说不清是对故乡的依恋,还是对未来的迷茫。

我的职业是教师,学校坐落在甬江之滨,在周围村舍的包围中简直就像一座气势恢弘的宫殿。学校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熔炉,汇集了天南海北的同行,一想到“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心里稍稍平衡了些。没想到第一天报到,就遇到了台风和暴雨的袭击,大概老天有意让我接受暴风雨的洗礼吧?大家忙碌着排除积水,打扫卫生,工作充满激情。

风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第二天早晨,阳光灿烂,校园经过雨水的冲洗更显得明净、清新。小草上的露珠在阳光下熠熠闪烁,处处洋溢着植物的芬芳。天蓝得令人目眩,云飘逸得象风儿,我的心自由得象空气,充满了对造物主无限的感激。

黄昏时,我和几个老师来到甬江边,带着江水咸味的风吹得真凉爽。天上的云很低,一缕缕像白的、黄的、红的纱巾。江面上偶尔几只洁白的鸥鸟轻轻掠过,江边的芦苇被风吹得沙沙地响。夕阳醉了,红着脸与我们告别。几个老师正兴趣盎然地捉螃蟹,我还跟他们学会了识别公母。公蟹肚子后面的壳像打坐的菩萨,呈三角状,母的则是半圆状。

平时工作忙起来还好,顾不上想家,最怕的是休息日,一个人在房间里,思念会像一张巨大的网把我牢牢罩住;又象一块海绵,把思念一点一滴都吸收了进去。这时,我会唱田震的那首《执着》:“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每次黄昏心跳的等候,是我无限的温柔……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漂泊,无法停止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着……”唱完了,第二天照样迎着晨曦出去,披着星辉归来,带着一身的疲倦和无限的憧憬入梦。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一天天地流淌……

时间长了,游历了宁波的许多名胜,偶尔喜欢走进宁波的老巷子,感受着戴望舒《雨巷》中诗意的朦胧,也感受着老宁波人浓郁的生活气息,也终于在某一天虔诚地走进了风雨中的天一阁……

“其实,所有的故乡原本不都是异乡吗?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在心里,我已经开始越来越喜欢宁波了,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地融入了宁波……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