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 我与字典  

2007-06-05 17:00:49|  分类: 书非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字典

从上师范起养成了一个习惯,遇到不认识的字马上查字典。而且用部首能查的字,我经常用四角号码查。这种查字法人们现在一般不用了,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也没有这种查字法了。但我觉得用四角号码查字又快,又能锻炼思维的敏捷,尤其是查一些生僻字时更实用。那是师范时老师非正式上课时教的,很多同学对此不感兴趣,我却经常实践。一次,两位男同学故意拿一个字来考我,我一看是“鬯”字,稍一思索,我说:“用四角号码2271查查看。”他们马上用这个号码查了出来,于是对我大为叹服,还要拜我为师。看来,什么知识都是有用的。既然是有用的知识,我不会因为它的被人冷落而抛弃它。

字查好了,很容易又忘记的,为了防止遗忘,我都要在字典里夹上纸片,当时就把所查字的音、形、义记下来,以备下次遇到突然忘了就可以直接从纸片上查阅了。这些字(往往是一些不常见到的生僻字)见面多了,也渐渐熟了,偶尔在一本书中看到,脱口叫出它的名字,感觉就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平时同学遇到不认识的字,只要我在,一般都能自信地告诉他们,在他们眼里,我渐渐地也象一本字典了。

记得为人师后不久,一些学弟学妹来实习,我成了一个女孩子的指导老师。一次备课中,她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字到底该读哪个音呢?”我凑近一看,原来是“谬论”的“谬”,她一时搞不清读miù还是读niù。我心里很清楚该读miù,但为了更有说服力,也为了保护她的自尊心,我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字典,笑着对她说:“没关系,查查字典嘛。”我帮她翻到“谬”的那一页,她看了,读了两遍,也笑着说:“以后见到你,再也不会忘了。”我欣然地点点头。实习结束,在学校为他们组织的总结座谈会上,这个女孩子居然动情地说:“从王老师查字典这件小事中,我学到了怎样认真严肃地对待知识,这是令我受用终生的。”我倒觉得不好意思了。

“字典是不会说话的老师。”只有多看书,才能遇到更多的字,才能让我们勤查字典,才能把这些字变陌生为熟悉。看来,查字典与读书有直接联系。工作再忙,我每日都会抽出时间读书,这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古人云:“三日不读书,便觉言之无味,面目可憎。”所言极是。

从仓颉造字开始,可以说汉字是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积淀和结晶。中国人理应学好汉字,热爱祖国的语言文字,并将它发扬光大。外国的文字只有两美,而中国的汉字却有三美,除了音美、义美以外,还兼有形美。中国的象形文字舒展着优雅的舞姿从远古走来,给人们多少遐想,启迪我们多少智慧?如果没有丰富的文字,怎会有《诗经》?怎会有《离骚》?怎会有意境深远的唐诗宋词……

查字典真好。知识就是这样日积月累的。现在我那本8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日显沧桑了,但在我眼里,他却像一位渊博、儒雅、谦和的老人,每每教导我,激励我,给我源源不断地补充知识营养。翻开词典,十几年前夹的纸片已是泛黄的“老照片”,虽然新的纸片也不断加入,但我始终不舍得把旧的丢弃,因为它们记载了我求知的一段段历程。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