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踏秋 心情  

2007-10-27 20:13:14|  分类: 行走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残桂 枯荷 化秋韵

桂花谢了的时候,我和儿子来到杭州踏秋。

在玉泉植物园外墙边,有许多桂树,此时虽没有桂花初开时的浓郁香气,走在路边,也时而能闻到缕缕幽香。树上桂花仍然很多,只是有些干枯。秋风一吹,桂花还在簌簌地落着,丹桂、金桂早已落了一地,红的,黄的,与满地的枯叶一起,营造出浓浓的秋意。儿子建议采些回去,我说不必了,闻到,看到就很好了。

从玉泉到曲院风荷,沿路树木森郁,是天然的森林公园。儿子置身于清幽的自然环境,有些喜不自胜,爱玩的天性表现淋漓。一片绿竹,一串鸟鸣,一座木桥,一顶茅庐,一爿芦苇,一根朽木,一树红叶,一条蚯蚓,一只突然窜出的四脚蛇,都能惹得他大呼小叫,儿子的惊喜声传递着他真实的内心体验,也为这秋的静美与舒爽增添了生气。我的眼,我的耳,我的鼻,我的皮肤,我的心,都在享受着这自然的恩赐,走了好远,也不觉得累。

不知不觉中,一湖的枯荷进入眼帘,湖水中摇晃着它们的倒影,有的绿叶镶一圈枯黄,但还是亭亭立着,有的颜色已被枯黄全部浸染,像一把伞收拢起来,可怜的是那原本中通外直的茎,被拦腰折断,斜插进湖中,水面还匍匐着皱皱的残叶。此景,如沙场上刚经历了一次鏖战,剑戟声,马嘶声,号角声,斯杀声,都退进了历史的帷幕,只留下悲壮的残局。虽是满眼的萧瑟,那凋败的美却让我感动,那是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截然不同的一种美。想起陈染对于凋败之美的一段精辟语录:“如果说,青春的美是用皮肤来表达的,是用来触摸和感知的话;那么,成熟的甚而凋败的美便是从骨头里渗透出来的了,成为一种韵味,让我们感怀,让我们疼痛。除了想念,还是想念。”

(二)翰墨 书香 入文章

出曲院风荷,便是苏堤。走在苏东坡当年修建的堤坝上,心一下跨越千年,回到了宋时的繁华,仿佛触摸着了古老的文化经脉,在脉脉地流淌。堤上那金秋的柳,早已不是春的新绿,与湖中的枯荷相互呼应,似真似幻,我神已游离。

从苏堤过跨虹桥和西泠桥,经苏小小墓、秋瑾墓、武松墓,来到俞曲园纪念馆,在此记下曲园老人的一副字“焚香自读花间乐,把酒同看楼外山”,字是篆体,辨认了许久才认全,品味一番,有种悠然之气。然后循步到西泠印社。从朴素的圆门进入西泠印社,就浑身浸淫在它独特的翰墨书香氛围里了。西泠印社虽然面积不大,但弯曲的石径总能领你进入别有洞天的境地。这里异常安静,遇到的人也都是安安静静的,说话轻声细语的。一批韩国游客慕名前来,他们的文化还是要到中国来追根溯源的。在华严经塔的塔基前,一束淡紫色的小花放在那里,肃穆的塔便有了一脉温情。当我看到珍宝馆内那些玲珑剔透、美轮美奂的印章,心里一阵阵感叹,不习书画的我是无缘这些雅石了,摆在这里每一枚都价格不菲的印石,不知谁能有缘带走。在西泠印社的第一任社长吴昌硕的纪念室外,有一汉三石室,门柱上有对楹联:“西泠翰墨著千秋,东汉文章留片石”。我想能概括西泠印社的宗旨精髓了。

拾级而上,到了题襟馆,在这里登高远眺,西湖上微波粼粼,轻舟荡漾。稍近处,古木香樟掩映下的屋顶飞檐、白墙黑瓦,显得静穆苍远。而我却如胸中藏有丘壑,起伏难已。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