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记忆中的故乡  

2008-04-10 22:21:32|  分类: 忆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故乡,我一直认为,只有能闻到泥土芬芳的乡下,才能算是真正的故乡,因为根始终离不开泥土。然而,我的出生已经离开了乡村。如今,偶尔我望着泥土里蓬勃生长的野草,会心生一种遗憾,我已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属于乡村的故乡,一个可以让自己自由亲近的故乡,一个乡土味道浓郁的故乡。所以,我羡慕周围人偶尔能到乡下的故乡走走,清明时能到故乡祭祭祖。

我其实也有这样的故乡,那是在很小的时候,记忆中的故乡被我亲切地称为“老家”。那时,每到放假,爸爸、妈妈带我回老家是我最开心的事情。现在来看,老家离我城市的家并不太远,可对于我,能坐着汽车或火车回老家,是多么盛大的节日,提前几天,我便会欢欣鼓舞。

老家有一片又一片我数不清的田地,有低矮、灰暗的房屋,有我的爷爷、奶奶,有我总是分不清辈分的伯伯、叔叔,一只大黄狗和一群大白鹅。家家户户都有院子,土胚或石头砌的墙。记得一次去看爷爷,一进院子,几只大白鹅伸长脖子“嘎嘎”地朝我奔来,我吓得左躲右闪,还是被鹅紧追不舍,不由得“哇”地哭了起来。爷爷听到动静推开两扇木门,走了出来,连撵带吆喝赶走了鹅,边笑着说:“不怕,来客了,他们新鲜,迎接你哩。”惊魂未定的我却觉得它们伸长脖子向我奔来的样子不是迎接,而是攻击。从此害怕鹅。一次妈妈带了几个鹅蛋回来,我看到那硕大的蛋,青青的壳,有点粗糙,大得让我不可思议。妈妈给我们炒了吃,味道远不如鸡蛋那么香。

爷爷、奶奶头发都白了,在我眼里,他们是慈爱、善良的化身。每次回老家,他们总是能给我变出各种各样好吃的:几颗硬糖、红枣、花生、柿子、橘子,还有那带着柴草味道的香喷喷的小米粥,那是用一个很大的铁锅在一个大灶台上煮的,后来再也没吃到味道这么纯香的小米粥了。我想也许是现在的米粥里,少了那样的乡土味道吧?

那条大黄狗我也印象很深。我原来是怕狗的,但只是不怕爷爷家的大黄狗,仿佛它也是自家人似的,相信它也这么认为。我对它很好,有吃的总想着它。一次吃饺子,看到它在自己的窝边冻得缩成一团,就把自己碗里的饺子拨了一半给它,被爸爸看见,还怪我太不爱惜粮食,因为当时吃饺子好像只有在过节时才吃的。大黄狗知道我对它好,也喜欢跟着我,跑起来时,它卷卷的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一上一下地颠着,很神气。记得我从老家回家时,它顺着河堤追着我跑,直到我们越走越远,它也变成一个小黄点。我小小的年纪,还从未经历过那样的送别,至今难忘。那以后回老家很少了,等我再大点,快小学毕业的光景,听老家来的人说,大黄狗疯了,跳到河里淹死了。我偷偷地流泪了。那次送别,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它。

离开城市的家已十多年了,故乡就显得更遥远了。爷爷、奶奶都去世了,父辈们也老了,极少来往。我多少年没回去了?也不知回去有何意义?但,奇怪的,突然就这么想起了故乡。一位诗人说:“记忆中的故乡永远要比眼中的故乡更令人心动。”我想,是这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