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将爱  

2008-07-26 23:55:52|  分类: 思非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想到了两则关于爱与婚姻的习俗。

       其一,法国有个习俗,恋爱的人用雏菊占卜,一边摘雏菊的花瓣,一边嘴里说:“他(她)有点爱我”“很爱我”“爱的发疯”“一点也不爱我”,花瓣摘完,停在哪句,就表示对方目前对问占卜者的感情状况。

       其二,上个世纪,吉卜赛婚礼的开端是这样的:牧师递给新人一只木碗,围着的人立即用好几块毯子将一对新人围了起来,两人先后在碗里小便。这之后,牧师抓起一把土,撒在碗里,加一些酒,并把它们搅匀,然后递给新人。那意思是说,你们已经不能将各自的小便分开,所以至死不能分开。

       两个习俗放在一起比较,法国无疑很浪漫,然而这种浪漫,内心是犹疑的,焦虑的。犹如做任何一件事情,当无法果断决定时,似乎都可以这样的方式来进行,与中国人“求天不如求己”正好相反,这时求己不如求天,他(她)是不是爱我,只有天意知道,顺从天意肯定没错。爱,常常说不清,道不明。爱是悬在半空的虚无。

       吉卜赛人的婚礼显得庄重甚至是神圣。如果说爱是虚无的,而一旦诉诸婚姻,双方便要实实在在地一起生活,心心相印,生死与共,与我们祖先说的“白首偕老”是一宗意思。 这种古老的婚俗让我心生敬畏,但却在心里不能完全接受。如果精神和肉体都能不离不弃,长相厮守,当然很理想了,但如果只是肉体的厮守,实在不如不厮守。

       张爱玲说,“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的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这年纪轻轻的天才女子,硬是把人间世故说得那样明白透彻,让感天动地的情人誓言顿时变得滑稽起来。

       浪漫的也好,现实的也好,合理的也好,虚幻的也好。爱总是在继续,游戏从未停止。爱可以万千面目示人,但爱归根到底还是它自己。我们于拥挤的尘世中,如何张开一双慧眼,将爱的一端与爱的另一段紧紧地系在一起?如果没有慧眼,那么,不要盲目地去系那段绳子。对多数人来说,爱人,不是找来的,是等着等着,路上偶遇来的。如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爱》)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