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书痴  

2009-05-23 22:41:38|  分类: 书非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为了中学文学社的讲座,我把家底都翻了个遍。居然找到了读初二时的读书札记本,小小的老式塑料封皮,翻开里面,纸张都泛黄了。随便翻到一页,5月的摘记,前后翻翻,从5月1日到5月31日,一日不落。多摘自《儿童文学》、《辽宁青年》《青年报》等,纯蓝的墨迹,字体显得幼稚但还不失娟小方正,自己看着也不禁笑了,这些24年前的历史文物或许更能引起现在这些花季少年的兴趣,遂也拍下两张放幻灯片里,作为讲座内容之一。想起那时语文老师要求我们每日做摘记,许多是被逼后补的。可如今,做读书笔记已成了自觉的习惯,不以为累赘,反以为享受。记得去年在图书馆翻看《新华文摘》,把史铁生两千多字的《轻轻地走与轻轻地来》一字不漏地抄在本子上,与作者的共鸣与感动就在一个一个文字的抄写中弥漫着,这样的读书,我喜欢。

       另有一幅画,我搜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就是这幅《书痴》,与此画相配的一篇文字出自叶灵凤先生的读书随笔《书痴》里。我把图和文都拿来这里自勉。

书中自有千钟粟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书 痴

叶灵凤

不久前,我从遥远的纽约买来了一张原版的铜刻,作者麦赛尔并不是一位怎样了不起的版画家,价钱也不十分便宜,几乎要花费十篇这样的短文所得的稿费,这对我来说是过于奢侈的举动,然而我已经深深迷恋着这张画面上所表现的一切,终于毫不踌躇地托一家书店去购来了。

这张铜刻的题名是《书痴》。画面是一间藏书室,四壁都是直达天花板的书架,在一架高高的梯凳顶上,站着一位白发老人,也许就是这间藏书室的主人,他腋下夹着一本书,两腿之间也夹着一本书;左手持着一本书在读,右手正从架上又抽出一本。天花板上有天窗,一缕阳光正斜斜地射在他的书上,射在他的身上。

麦赛尔的手法是写实的,他用细致的笔法,几乎把每一册书的书脊都刻画出来了。

这是一个非常静谧的画面。这位藏书室的主人,也许是一位退休的英雄,也许是一个博学、无不精通的涉猎家,晚年沉浸在寂寞的环境里,偶然因了一点感触,便来发掘他的宝藏。他也许有所搜寻,也许毫无目的,但无论怎样,在这一瞬间,他总是占有了这小小的世界,暂时忘记了他一生的哀乐了。

读书是一件乐事,藏书更是一件乐事。但这种乐趣不是人人可以获得的,也不是随时随地可以拈来即是的。学问家的读书,抱着“开卷有益”的野心,估量着书中每一个字的价值而定取舍,这是在购物,不是读书。版本家的藏书,斤斤较量着版本的格式、藏家印章的有无,他是在收古董,并不是在藏书。至于暴发户和大腹贾,为了装点门面,在旦夕间便坐拥书城,那更是书的敌人了。

真正的爱书家和藏书家,他必定是一个在广阔的人生道路上尝遍了哀乐,而后才走入这种狭隘的嗜好以求慰藉的人。他固然重视版本,但不是为了市价;他固然手不释卷,但不是为了学问。他是将书当做了友人,将读书当做了和朋友谈话一样的一件乐事。

正如这幅画上所表现的一样,这间藏书室里的书籍,必定是辛辛苦苦零星搜集而成。然后在偶然的翻阅之后,随手打开一本书,想起当日购买的情形,便像是不期而然在路上遇见一位老友一样。

古人说水、火和兵燹是图书的三厄,再加上遇人不淑,或者竟束之高阁。所以一册书到手,有些人看来真不是一件容易事,而这乱世的藏书,更有朝不保暮之虞。在这情形下,想到这幅画上的一切,当然更使人神往了。

  评论这张
 
阅读(78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