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记录某个瞬间众生相二  

2009-05-28 23:45:52|  分类: 忆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个冬天的夜晚,一点不浪漫的冬夜。但天上有着星星,身边有你,便感觉夜色充满了神奇。

       和你并肩走在近乎无人的街道,走啊,走,说啊,说,一点都没感觉累,我不看你,你也不看我,但我的余光能知道你的表情很幸福,你始终带着微笑。有时,我们的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碰在一起,心里立刻会激起涟漪。

       这样,我们一直走到这个山城地势很高、位置相对偏僻的西郊,但有你在,我一点不害怕。在那里向东看,万家灯火在黑魆魆的夜幕下显得无比辉煌。我抬头看天,天上的星星很多,似乎就是地上的灯火,比平时离我更近。我忽然感觉这星空很像梵高的那幅画,寂静中充满了无穷的魔力,那一颗颗星子距离我几亿光年的遥远,却在以我肉眼无法觉察的速度运动旋转,我的心似乎要被这星的漩涡给吸走了。我诧异,我第一次感觉到宇宙那抽象的概念,它仿佛一颗无边的法眼此刻正与我的心灵直直地对视。

       你说,得往回走了,再走就是坟地了。奇怪,我仍然没觉得害怕,只依稀觉得,这个夜晚在前生就经历过似的。

       原路返回,依然有说不完的话题,清晰地记得你念出一首诗中的句子:“低着头,低着头猛走;流着泪,流着泪,连梦也被占有。”你那诗人的忧郁气质总能攫住我的心。你虽然忧郁,但气质高贵,你虽然落魄,但灵魂高尚。听你诉说过去,犹如在听传奇,我毫无遮掩地表现出我对你的倾慕。我读你的信像阅读美妙的诗篇,我听你朗诵自己写的诗歌,如听世间最美的乐曲。我一直不明白我的父母为什么就是不同意我和你交往?

       我们走到了偌大的运动场,四百米的环形跑道曾上演着多少激动人心的比赛。可现在,它只静静地陪伴我和你。我们走到操场中间的空地,草已经没了。你说你会练武,小时候学过几招,我不信,你于是摆开架势做了几个动作,好像是什么鹤,什么猿的,你说古人练武其实都是跟动物学来的,包括许多的体育运动及人类的许多发明,都是仿生学。我深表赞同,对你那并不专业的动作也充满了佩服。幼稚地想,这大概就叫文武双全吧?

       等我们要出去时,你说糟糕,运动场的大铁门被锁了。周围空无一人。我借着微弱的天光,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你问怎么办?我反问你怎么办?

       你说,你怕吗?如果我们出不去,就要在这里冻一晚上了。你说话时,脸上居然有些坏坏的笑。

       我说,那我们就绕操场跑步吧,这样不会感到冷。

       你说,傻瓜,这样可以不被冻死,但结果是累死。我的英雄气概被你一下打消了。

       这样吧,我们翻一次铁门怎样?我抱你上去,你过去了,我再翻过去。

       我摇摇头,我宁可一直待到天亮开门,也不翻铁门。我表面让你觉得这样太有伤大雅,但其实,我暗暗高兴可以有这样一个机会和你单独在一起。不知你有没猜到我小小的诡计?

       你没了办法,说,其实,我们这样在这里待一晚也挺好的不是吗?

       我点点头。这时,你忽然发现那把大铁锁是挂上去的,根本没有锁上。

       结果,我和你没做成贼,又堂而皇之地出去了。我却在离开时有种小小的失落。

       送我到家门口时,你牵了我的手,我的手很凉,你的手却很温暖。我忽然用食指尖尖的指甲抠向你的手掌心,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你没松手,反而把我的手攥得更紧了。

      疼吗?我问。

      你看着我,说,手不疼,心疼。

      我挣脱你的手,转身走进了楼里,留下一个心疼的你,孤独着,也许,幸福着。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