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是否  

2009-07-29 07:05:56|  分类: 思非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有所失望,说明心中还有执着。可我仍然感觉到一点失望,或者一点难过。

 因为他,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前辈,我才冒着酷暑去听了所谓“新经典”大讲坛(一个全国小学语文教学的大活动)。之前,他在我心里是一个“像泥土般朴实无华”(引用某人的话)的人。其实,我的失望不仅是因为他,而是一种大家都习以为常的现象,甚至包括我自己。

我看到的是,在讲座之前,为了活跃场上气氛,抑或为了展示个人才艺,那个“像泥土般朴实无华”,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台上说唱京戏,扮小女儿相(角色关系,他唱功和表演的确了得)。台下叫好连连(仿佛这不是讲坛,与旧时的戏台无两样)。我有些为我这位令人尊敬的长者难过,这样的年纪如此不甘寂寞,如果从事的是演艺行业也罢了,可是教师,也需要在年近古稀时这样在众人面前去表演来博取叫好吗?如果是个人爱好,几个亲朋好友小聚时不妨来个这样的表演也没什么,可这是全国的语文教学讲坛。

表演结束,他激情四溢地连连向台下的“同行”支持者抛飞吻。主持人顺便插科打诨问,你为什么没把这一招教给你的徒弟(之前讲过课的一男青年教师)?他说,不能,这样他会超过我的。大家都笑了,尽管这回答一点不幽默。但他转而对台下的一位女徒弟说,如果今晚你来我房间,我会教你的。场上笑声一片,我笑不出来。许是我的心态不够放松。

他开讲的第一句话,老师们,我们要学会放松,人生应该放松(大意是这样。这话我同意,这也是他为刚才自己的表演过渡的话吧。我以为,人是要学会放松,但不是轻浮,也可以偶尔故意轻浮,但要分清场合)。接下来他讲语文教学如何要回归传统,此论调我已听过N次,不想对此过多评述。在中国,专家的思想一贯为媒体和舆论所追捧,教育界的追星和文艺界的追星实在没太大区别。

他的教育思想我还是从心底里认同的,没有走下坡路。但从职业操守看,一位名人和诸多名人、半名人,利用别人休假时间,在全国各地讲学,获取外快(也是劳动所得),无异于歌星“走穴”,充斥了浓浓的商业气息。且对于那些如我一样来听讲的人来说,算是一种强加吧。因为听了这些课和讲座可以赚取学分,当然不排除让思想获益的可能。(纯个人观点,尽管许多人都是狂热的支持者,丝毫没觉得这是强加,反而觉得是种荣誉)。相比之下,宁波包玉刚图书馆的天一名人讲堂我听过多次,周国平、叶永烈、肖复兴、易中天等名人都来做过讲座,可那是政府埋单,市民是完全免费,没有强迫,完全自愿,是非常好的公益教育活动。

中国缺少自己的宗教,国人缺乏信仰(政治信仰除外),所以喜欢盲从,喜欢人为地给自己制造权威来充当精神领袖,一个可以临时膜拜的偶像。

这些贴着“中国制造”标签的当代教育偶像们(不是指某一个人),先是举着各种理论大旗,带着拯救中国教育的雄心大志,把中国的语文教坛搞得一潭浑水,让老师们无所适从(人文性、工具性的大讨论,教材的不断更新,各种名目繁多的教学法逐一粉墨登场)。继而又带着一手培养的名师弟子们,以权威者的反思姿态对下面的老师们说,你们这个不对,那个不行,最后还是得回归传统。可怜我等无知之辈,不知疲倦地跟在后面盲目地追,跑了一大圈,又绕回到起点——一切从基础做起。没错啊,那感觉真像听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是谁给中国的语文教学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如果没有这些热衷运动的专家学者的翻云覆雨,没有左一个风,又一个潮,或许中国的教育能在冷静中走得更好,不会像现在这样把孩子、家长和老师逼得无路可走。教育要简单,教学要简约,教者便不能太功利。

许多的名师,更类似于歌星、影星,或者是贩卖理论的商人。他们的课和讲座能更好地为专家的理论服务,所以方可推而广之,可有几节课能让不善表演的普通老师们拿来使用?若模仿得不像,还落得个东施效颦,或领会精神不够,只想在皮毛做文章。我一直有个疑问,这名师每天这么热衷在全国各地上着不知上了多少遍的精品课,他们自己的学生呢?他们在自己的学生眼里也是好老师吗?这名师是权威赋予的名师,还是真正的孩子们的名师?

相比那些名师、专家,我从心里更敬重那些默默无闻的普通老师,他们没有很高的职称,没有那么多荣誉,没有很好的口才,没有那么多的理论,也没有那么多漂亮的论文发表,没有上过几节让专家们认可的“好课”,更没有做过什么精彩的报告。但他们用自己一生的心血来浇灌幼苗的成长,这种坚持,还不比那所谓几节“学院派”的“好课”更有价值吗?中国的教育是靠他们支撑的,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他们,而不是几个什么名师。在当今的中国,很难再有叶圣陶那样的大师了,更不要说前苏联的苏霍姆林斯基了,因为不是学养不够,就是操守不够。

当台下还在为台上的精彩表演鼓掌、喝彩时,我微微皱起了眉头。面对教育的日益商品化 ,迟钝的我,还没有一位老者更能与时俱进。我一向敬重的这位长者,我仍然敬重,只是今天的他让我更清楚了些什么。有时,真的厌恶了这职业。不知,这是否也算我的精神危机?

(另:宁波站的大讲坛结束后,紧接着,名师们一行又要赶往另一城市讲课。真的辛苦了!除了接受思想洗礼,有一点好,给全国各地普通的老师们一个可以旅游的机会。如果老师们都能如名师们一样,在当今的商品大潮中呼风唤雨,大浪淘“金”,中国教育的“含金量”则可以大大提高。)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