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滴答之——又是一段书缘  

2012-08-05 11:02:19|  分类: 行走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下午,朋友的司机把我一个人送到王府井,我就有点懵了。

热闹的人群中,我愈发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美食一条街、百货商场……逛到无聊时,接到女同学L电话:“今晚有空吗?请你出来吃饭,顺便到我家坐坐。真不好意思,这些天忙得都没时间陪你,活动刚结束,郝(女同学先生)刚好也出差回来了。”

“哦,好呀!我今天正好闲着。”

约好了时间和地点,先回到朋友住处,叫上童,然后就步行至附近的一家京味斋。同学为了照顾我,选了离我住得近的地方。

到了那里,大堂的一角,远远地就看到同学一家三口,同学向我招手。去年过年回家刚见过的,半年没见,还是老样子,自信而淡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哪怕十年不见,这种感觉也不会变,因为是儿时的伙伴,中学的同学,过去的记忆总是那么根深蒂固。

同学已点了满满一桌菜,以至于碗筷都快放不下了,盛情满怀,也仿佛为了弥补这些天不能陪我的遗憾。朋友中午刚在这里请我和童吃过饭,北京的特色糕点、烤鸭等还在肚子里没怎么消化呢,望着满桌子菜,童有点下不去口了。为了显示我对菜的兴趣,我只好拼命吃。说实话,北京的菜真是好吃,而且量很大,特实惠,比起南方菜的小巧精致,显得非常之豪爽,这里吃菜就得大块朵颐。

吃完饭,同学提议到她家里坐坐,我说好,自从她搬到新居这么多年,我一次还没去过,上次去是04年,他们还住在单位的房子里,满屋子的书给我印象最深。

“现在书都有地方放了吧?”我笑着问郝,郝是性格特好的那种老公。

“哈,你问L。”他聪明地把球踢给了同学。

“这可说到痛处了,我们家的书都快成灾了。总是不断地买,再多的书架也不够放呀!我现在极力限制他买书。”

“那,我这次可以去淘几本了?省得去书店了。”我半开玩笑地说。刚才郝还问我明天要不要去书店逛逛。

“欢迎欢迎,你多淘几本。”同学和郝都很赞同。

同学曾悄悄地告诉我,郝每次出去必买书,有时买的书回到家才发现以前已经买过了,哈哈,太可爱了!书柜里绝大多数的书都是他老公的,同学的只占一小部分,还以专业书居多。

同学位于海淀区的新居,也已入住有七、八年了,那面中国红的装饰墙,我印象最深,装修期间,同学曾给我发来效果图,我说喜欢这面墙的设计。听她说,现在室内装修唯一保留的原设计,就是这面墙了。的确也是客厅整个空间中最引人注目的所在。

同学笑说,不要嫌乱,都没空收拾,引我大概看了看他们的三居室,我就直奔书房。

哇!尽管有思想准备,还是被惊到了!我见过的书柜,基本不会从底到天花板那么高的,上面但凡要留点空间。但他们家的书柜属特例,一通到顶,用郝的理念来说,叫最大限度利用空间。除了中间一小部分、临窗位置和门口,其余三面墙都是书,落脚的地方都很局促。

同学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我们家的书柜,书都是放的里外两层,你看到的仅是外面一层,里面还有一层呢!”我真的要大跌眼镜了。

“那要看里面的书怎么办?”禁不住问。

“没办法,只能把外面的书拿下来。不过里面的书基本都是看过的,不需要再拿出来。”

我仰头看着最上面的书,为难地说:“这不架梯子是上不去的。”郝变戏法似的,居然真从门后给我搬出个梯子来,哈哈,我笑晕!

郝指着书架中部说:“你喜欢的文学、哲学、宗教类的基本在这一块。”笑归笑,找书是真的需要爬梯子的。我战战兢兢爬到梯子上,发现上面还有个椅子。郝说:“你可以坐下慢慢选,你瘦,这椅子也只有你能坐了。”说完,他们都离去了,只剩我一个人尽情地与这些书面对面。

我真就坐在梯子上,目光拂过之处,手指轻扫,似乎只要触到它们,便与我有了一种感应交流,原谅我不能每本都拿下来翻开。

忽然又想起尼赫鲁写给女儿的那句话:“我爱书的陪伴,即使是没有时间阅读。它们一排排地站在那里,里边装满了须仰视才能看见的数千年的智慧,在这个变化而疯狂的世界里静谧而无碍,默默地俯视芸芸众生。”

中间,郝又过来,看我选的书,每本他都说好,你很有眼光,呵呵!哪本书又不好呢?他又大方地给我推荐了一本北大法学院院长苏力的《走不出的风景》,每本书他都能给我讲出个一二三来。

他让我把选好的书放到一旁,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不知不觉我已选了那么多书。

郝善解人意地说:“尽管选,没关系。”

我从梯子上下来,从选出的书里,再挑出了三本:宗白华《美学散步》、苏力《走不出的风景》、圣严法师《心的经典》。

郝又指着另一面墙的简易书架说:“这里也有些你可以看的书,你再挑挑看。”

这些书很多都是上下摞在一起的,我随手拿起一本爱尔兰作家巴克莱博士的《花香满径》,郝说:“这本书是基督教的每日灵修文章,每日一篇,很不错,适合你看。”

我又挑了一本美国人瑞秋·菲利普斯的《奥古斯丁传》。这下,手上已是厚厚的五本书了。

我问郝:“心疼了吧?”

郝笑笑说:“不心疼,不心疼,遇到爱书的人,很高兴分享,呵呵!”

我说:“还记得上次在你家还拿走了一本《万金家书》,很认真地看了。”

这时,同学也在旁边打趣说:“你尽管拿,为我们家减负了!”

临走,拎着一袋沉甸甸的书。满心的喜悦,随着夜晚的清风起舞……

【原】滴答之——又是一段书缘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滴答之——又是一段书缘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原】滴答之——又是一段书缘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