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那一声“对不起”  

2012-09-09 09:20:26|  分类: 忆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那一声“对不起”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写在前面:十年前的旧作放在这里,怀念我的小学老师,也献给所有用爱来滋润孩子心灵的师者……】

很早以前,我不知“尊重”为何物,也从没想过这种东西其实是我们每个人内心都需要的,不论容貌,不论身份,不论年龄——

有一天,一声“对不起”,深深地刺痛了我,让我也开始关注、善待那些似乎并不优秀,但其实也同我们一样的生命——

那是小学三年级,班里有一个姓“安”的女生。她不漂亮,平时沉默寡言,眼神总是很忧郁,没人关心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学习也非常不好,让小小年纪就戴上势力眼镜的我们十分看不起,一有机会就取笑她。尤其上数学课,她板演出错的时候,我们就会发出放肆、近似疯狂的笑声。而无知的我们居然不知,这种快乐是多么残酷地以牺牲一个女孩的自尊为代价的。

张老师是当时我们的数学老师,也是开学才刚教我们的十分年轻的一位女老师。她有着高挑苗条的身材,皮肤不是很白,但细腻、光滑,嗓音清澈、悦耳,一头弯曲的长波浪有弹性地随着她的走动而跳跃。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双大而亮的眼睛,简直会说话。她是那么漂亮,高雅,能多和她说上两句话都觉得是莫大的光荣。下课后,常会有一大群孩子蜂拥而上,抢着为她拿教具,抱作业。我猜想,大概张老师也不喜欢那个姓安的女孩吧?在懵懂无知的我的观念里,成绩不好的孩子就注定了不被老师喜欢。

一次数学测验,“安”照例考得一团糟,张老师讲解完试卷后,让我们放学后把试卷带回家订正,并让家长签字。第二天,收上来的试卷中只有“安”一个人没有签字。正式上课前,张老师问安:“为什么没有签字?”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生气,好象是非常随意的询问。安低着头,上牙齿咬着下唇,不说话。张老师两道好看的眉略微皱了皱,又问了一遍,安还是不说话。这时,教室里有些骚动,一些同学忍不住了,催安:“快说呀,别浪费时间了!”安终于嘴里嗫嚅着说:“我妈不会写字。”张老师这时已走到她的面前,轻轻地问:“那你爸爸呢?”安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无望而迷惘的表情。这时,不知谁说了声:“他爸很早就出车祸死了。”对这个已为我们共知的事情,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这会儿突然提醒了我们。教室里一下子特别安静,空气好象凝固了,几十双眼睛都注视着张老师。张老师也愕然了,很快地,她看安的表情柔和了起来,用手在她头上轻轻地摩挲着,然后弯下腰,双手捧起安的脸,痛惜地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在静静的教室里听得那么清晰,一时竟散发了魔幻般的魅力,让我小小的心灵受到了一次强烈的撞击。我当时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请求安的原谅:“对不起!”为我们曾经对安的嘲弄和伤害,为我们的无知和愚昧,也为我懵懵懂懂地知道了对生命的尊重……

“哇——”安突然失声哭了出来。我隐隐约约体会到,那哭声里包含着许多复杂的感情:

所有的压抑,在听到“对不起”的那一瞬间,应该全部得到宣泄了吧?

所有的尊严,在听到“对不起”的那一刹那,全部都苏醒了吧?

哭吧,安……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脸颊也湿了。

那一刻,泪眼朦胧中的张老师,不仅美丽,而且圣洁、伟大,象慈祥的母亲。在母亲眼里,孩子无论美丑,无论对错,她都是一样关爱的!

“对不起”——多么美的三个字啊!

“对不起”——启蒙我心灵顿悟的钥匙。

                                                                      2002.2.18.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