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真实  

2014-09-03 23:14:13|  分类: 思非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饭后散步,一阵急雨,来不及找到躲雨的掩体,便从头淋到脚。倒也痛快,这急性子的雨,让一成不变的日子有了些始料不及的戏剧感。

看电影,总不自觉地将自己想象成剧中人,随着剧中人物一同悲喜。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出戏,你看着我演,我看着你演,演到落幕,仍不知自己是谁,因为自己始终是剧中人。

大江健三郎《个人的体验》,鸟与情人火见子、妻子、畸形儿、岳父之间,始终是一种微妙复杂而准确的平衡,心理的真实比外在的真实更真实,它可以很卑微,很丑陋,也可以很强大,很高尚,它如江湖中的隐者,不见踪迹,却时刻左右着你的行为。

三岛由纪夫的《纯白之夜》,结局是这样写的:

郁子的葬礼结束时,恒彦这样问在身边的泽田。这种提问简直太过愚直,而且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问题。

“我心里还挂念着一个疑问。你说郁子真的跟楠一次也没做过错事吗?”

于是他这位值得信赖的挚友令人信服地作答,宽慰着可怜的丈夫:

“那是自然。郁子是不会做出那种傻事的。就这一点,我敢打保票。承蒙住在你家中,连我都觉得对郁子多少有所了解了。”

那个看似聪明,实则可悲的丈夫恒彦,在妻子的葬礼结束后,与挚友泽田的一番话,可悲的真实,真实的可悲。

恒彦大概至死也不会了解郁子,更不会知道泽田藏着的秘密。人对真实的理解仅仅基于一份最不可思议的信任,从这一点看,真实与虚伪本就没什么区别。

梦里,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另一层空间做着梦。谁能以真实之刃,劈开梦的甲胄?但,真实又如何呢?若真实那么重要,不会有那么多人选择醉生梦死,不会选择游戏人生。人生这出戏,你进得来,是不是一定能出得去呢?这,是个问题。

【原】真实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摄于2014.08.28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