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闪存的记忆(八)  

2014-10-03 00:09:53|  分类: 忆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梁文道等人的《我读》与张远山等人的《齐人物论》,读后有个比较。

两者都兼具短小神韵,后者更短,每篇千字以内。前者庄,后者谐,前者是速写,偏写实;后者是漫画,较夸张。虽夸张,依然一眼能看出漫画版文人的特质。前者范围广,中外作家都有涉及。后者范围小,只涉及中国文人。前者介绍中庸客观,四平八稳,也较有深度,但介绍的很多书籍我并不喜欢。后者读后有许多共鸣,但也有顽疾。

文人之疴,喜妄加评论,哗众取宠,唯恐语不惊人。作者的爱憎很鲜明,要么是极尽赞美(作者对方舟子的拍马让我特别不解),甚至谦卑地恭维(这类人极少,如对易中天等人,我还是服气的)。只褒不贬的文人极少,多数文人是褒贬兼而有之,对文人的贬损,也似乎只有文人才能贬得那样尖酸有才。少数文人则很不幸,在他们的笔下沦落到不堪的面目(对张中行和柏杨的笔伐让我感到有失公允)。

有张远山的粉丝,拿张的话来说,这本书得罪那么多人,还没有一个站出来PK的。我不以为然,人家没有找上门来PK,大概两种可能,一是不敢,二是不屑,恐后者居多吧。现在的舆论媒体自由开放多了,只要不涉及政治敏感话题,一般什么都敢拿来讲的。

但说实话,这类书挺好看,比较轻松,不少评价还是深得我意的。可以作为读书之余的零食佐餐,故也不必太计较真伪,只当几个闲趣文人凭个人情感对一群中国文人画像,鉴于水平,有的画得像,有的则有点走火。


2.

翻阅订的《新周刊》,对“刻奇”这个专题很有兴趣——

ketsch”一词源于欧洲,“最初是以‘媚俗’的译法进入中国的”(朱大可语),而台湾地区的“刻奇”音译,看上去是“刻意追求新奇”的缩写语。”

“刻奇是人们找到的一条通往高雅的捷径,殊不知,就是这条小道毁了高雅。人类正走向虚张声势,而刻奇,就是我们的缩影。”

“刻奇,作为一种宣传,是不惜一切讨好所有人的态度。为了说服所有人,它让生命超越自身,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美感。”“我们都是不断评价他人并被他人评价的动物。我们期待得到高于自身的人物的赞扬,在很久之前,这个评价我们的人是神,是上帝,是高于自己的生命体。文艺复兴和科学的发展,把我们从上帝视角中解救出来,我们发现:原来人类本身就可以评价自己。”
   
“没有了上帝,我们要在日常生活中寻找一个上帝的化身。所以要赋予生命一个崇高而神圣的意义,一个热泪盈眶的理由,一个感觉自己与其他人类同在的时刻。”
   
“然而,在大多数时候,这种神圣的时刻并不存在。所以我们只能自我欺骗。”
   
“自我欺骗是一种暧昧的情感,正如萨特所言:自欺永远摇摆于真诚和犬儒主义的两难当中。欺骗是对别人掩盖真情,自欺是对自己掩盖真情。”
   
“如何克服刻奇?首先要做到的是克服孤独。当其他人类共同感动、流泪、愤怒、快乐的时候,要有足够的勇气不与他们同悲同喜。”
   
“克服刻奇,并不是靠嘲笑他人刻奇获得,而是靠捍卫自身的命运和情感而实现,如同捍卫自己独立的城堡。”

文中所排列出的种种刻奇,几乎集结了现世所有媚雅行为,对照周围人,基本都能找到刻奇一二三处。一不留神,似乎谁(包括自己)都有可能进入此列。社会发展滋生了刻奇,现在已然是刻奇时代。还好,面对这幅充满庸俗喜感的当代国人媚雅集体画像,已经有人开始自嘲,这些先醒的人,会唤醒还自我陶醉的那拨人,早晚。

 

3.

【原】闪存的记忆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十一,和童去图书馆看书。午饭时间出来,穿过鼓楼。节日的鼓楼很是热闹,各种小商品琳琅满目,各类餐饮店门庭若市。走着走着,看到前面一小店摆出很多瓷碗瓷盘,小黑板上写着:潮州瓷,越看越像日本见到的某某烧之类的瓷。原是出口,大概略有瑕疵,批发来内销,但仔细挑还是能挑出比较完美的作品的。几年前和童一起在鼓楼淘到的两只盘子至今也很喜欢。这次不曾想又遇所爱。

 挑选的过程更有兴致。小老板看起来像文艺青年,眼光不俗,生意做得很活络,可以支付宝当面转账,态度也热情,帮着我一起挑。买了碗,大的小的。盘子,圆的方的。颜色以青花为主,兼带几个红色。沉甸甸一纸箱,才130元。付完钱,东西先存放这里,吃完饭,和童抬着纸箱去车库,路上童说,今天出来最大的收获就是淘到这些瓷器。我好像觉得也是。仔细想想,为什么对这类瓷器情有独钟?它并不精致,也不贵,但我却觉得拙朴可爱。它们一般不出现在大雅之堂,但在小雅之室还是尽显温暖本色的。我喜欢的原是一种不高贵,自然不做作,有温度的东西。


4. 

一个人开车到东钱湖,没有明确的目的的,途径有兴趣的地方会下车走走。福泉山附近茶山很多,环境清幽。看前方几株大树森郁,走过去,发觉原来里面是一禅寺,只有大雄宝殿和几间禅房,很小,名曰慈云禅寺。走进禅寺,穿过大雄宝殿,听到后面传来众僧的诵经声,很好听,像多声部无伴奏合唱,其中一人是领唱,声音高高飘着,余音袅袅。其余人的是合唱,声调没有起伏,像为了衬托那领唱而沉在下面的潮水。第一次听到这么有气势的诵经声,应该有几十人。我在相隔十多米远的大雄宝殿后门看着,听着,没有再近前一步,只看到诵经室门口露出的一袭黄色僧袍。


5.

一只小小狗看到另一只路过的小小狗,顿时眼睛发亮,猛扑过去,目光深情地注视,对她的好感赤裸无疑,短短的小尾巴摇得跟一微型电风扇一样,那样活跃和迫不及待,丝毫不把主人放在眼里。无奈主人生拉硬扯,活活将两只小狗分开,小狗被拖着一步三回头,直到无望而归……

(发现有点虎头蛇尾)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