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圣城归来(上)——古典音乐世界的犹太版图  

2016-12-26 13:36:41|  分类: 影音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城归来(上)——古典音乐世界的犹太版图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多云
        今天下午这期的秋帆乐话让我期待,一看主题就很有感觉:《圣城归来(上)——古典音乐世界的犹太版图》,似乎跟犹太民族有关的一切我都有兴趣。之前买了本难啃的《古犹太教》,作为明年的重点阅读书目还在书柜里搁置。今天沙龙听下来信息量很大,我只能以流水账的方式记录下来一部分,作为温习回顾。

        贺秋帆先生宁波人,北京三联《爱乐》丛刊、上海《看电影》杂志专栏作家,著有音乐笔记《洗耳恭听》等。这个古典音乐沙龙活动已经两年了,这期是45期。我只听过后面几期,有点遗憾。贺先生每次都会引用许多音乐,他的讲解融会贯通,还会和电影结合起来,不晦涩,听起来很亲切。他的声音也很有磁性,像杨乐的声音,低音非常饱满。

        贺先生上个月去了以色列,在圣城耶路撒冷拍了许多照片,这期海报上哭墙的照片左边的就是他本人。 所以这期的沙龙的主题叫“圣城归来”,主要展示世界古典音乐殿堂中犹太人所占的份额。其实犹太人在世界各个领域的成就都非常突出。诺贝尔奖就不说了,美国犹太人的成就尤为突出,美国的金融、出版、新闻、法律、电影业等基本都是犹太人掌控,美国几乎可以说就是一个犹太人掌控的国家。

        贺先生出示了一张贝克汉姆戴着小圆帽Kippah的照片,犹太人认为头顶对着上帝是不敬,故用小圆帽Kippah把头顶遮起来。最近我在看美剧《年轻的教宗》,是天主教的故事。教宗和主教们也都头戴小圆帽,不知是否同样原因。原来小贝也是有犹太血统的,他的外公是犹太人。犹太人和犹太血统者是不一样的概念,犹太人必须有犹太血统,而有犹太血统的不一定都是犹太人,比如贝克汉姆和美籍瑞士音乐家Bloch。犹太人的身份随母亲,母亲是犹太人,孩子生下就是犹太人,如果父亲是犹太人而母亲不是,那生下的孩子只是有犹太血统者。 

        犹太民族是知恩图报的民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是犹太人,他导演的《辛德勒的名单》有大量的裸体镜头,全是辛德勒犹太人的后人自愿零片酬出演的,拍完穿好衣服走人,一分钱不要。但犹太民族也是嫉恶如仇的民族,比如至今他们都拒绝演奏瓦格纳的作品,被纳粹蹂躏的创伤已经成为整个民族神经中永远的痛和耻辱,且有遗传性。这样的民族是让人敬畏的。当然,犹太人也有特别令人不解的地方,戴黑色帽子的犹太人属于正统犹太派,他们几乎不与非犹太人说话,街上外人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完全目中无人径直走过,不睬你,所以很多人并不喜欢正统犹太人。

        这期欣赏的曲目,电影《屋顶上的提琴手》中的《日出日落》,非常好听,也很耳熟,只是以前不知道出处。伯恩斯坦(犹太人)指挥的马勒(犹太人)第六交响曲第六乐章,伯恩斯坦据说是演绎马勒最好的指挥,他们都是犹太人,又都是同性恋者。 克莱斯勒(犹太人)的小品《伦敦德里小调》和《印度客商》,布鲁赫(他的犹太人身份不确定,我想多半是把他的身份和Bloch弄混了)《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第二乐章》, 梅纽因(犹太人)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回旋曲,埃尔曼(俄国犹太人)演奏的柴可夫斯基的《忧郁小夜曲》,比一般人的演奏时间长2分钟左右,感情更充沛悲悯。小提琴天才哈西德17岁(犹太人,只活了27岁)演奏的《沉思》 和老柴的《旋律》,还有另一个小提琴天才,死于毒品的拉宾(犹太人)18岁演奏的《沉思》,这首曲子拉不好很容易流俗,这两位天才拉的都特别有感染力。天才的成功注定要比凡人早啊!

        犹太民族多灾多难,处于东欧社会底层,是他们让小提琴添加了悲凉的色彩。在沙俄时代,犹太人无法进入专业领域,但允许在音乐舞台上展示自己,小提琴成了逃离犹太人去的一张船票(斯特恩语)。迁徙、流亡生活习以为常,携带方便的小提琴成了他们最理想的乐器。犹太人有吟唱圣经的习俗,音乐天赋与之相关。在音乐世界里,没有其他领域如小提琴那样被犹太人占据如此大的优势。犹太人改变了小提琴的诉说风格,从天真烂漫纤细愉悦的乐器,而成为以悲凉、沉郁、哀愁为主调的晚期浪漫派曲思之承载物。犹太人在表现人类智慧的领域所拥有的杰出地位值得外族借鉴反省总结。其实犹太钢琴家的规模也十分巨大,不过已是题外话。

        还有许多犹太小提琴演奏大师、作曲家、指挥家,如胡贝尔曼、斯特恩、维尼亚夫斯基、门德尔松、 勋伯格、**、克伦贝勒、伯恩斯坦、霍伦斯坦、殷巴尔、佩特连科、奥伊斯特拉赫、海菲兹等等今天的沙龙都有涉及。古典音乐中只是犹太人的这一部分,已经是浩如烟海,让我叹服。开始期待圣诞节那一期的《圣城归来(下)》。

        夜色中回家,心中奏响一支小提琴曲。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