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杂感小记  

2016-06-13 09: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杨绛回忆傅雷的一篇文,一点小感:

      看到某些国人,也许并未读过杨绛多少文字,却总喜欢对她言出不逊以表明自己的不群,实在觉得不堪。她只不过活得更像自己,不像更多主流文人那样会翻云覆雨地热闹,更不会歌功颂德讨政客欢心,她只是安静地过自己小我的日子,也会被冠以心机太重,那么,那些整日争名逐利者的心机岂不是昭然若揭?想想,这样睿智素朴的百岁老人,她活得应该比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更明白通达了吧。所以,做人还是应该懂得对人适度地保持点敬畏和谦逊之心……

      谈起傅雷我的心有余悸竟然大过敬佩。性格决定命运,即便取字叫怒安,也终究摆脱不了性格的钳制。傅聪那么像他,却是只爱听钱钟书的谈话,幽默有趣啊!可见人虽是爱自己的,但有时是多么讨厌像自己的人,需要性格互补的人。读《傅雷家书》,会读得心痛。 朋友教历史的,比我看问题理性,他说,“看这些知识分子的命运起伏,深感没有宪政的保障,文化之花何等脆弱不堪。“ 说得对。可是仍觉得,国家宪政不是个体意志可以改变的,只把人的命运归咎于历史环境,恐怕是片面的,也是消极的。
【原】杂感小记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