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飘渺的风笛

梦是窗子,从里面望见了未来,用我们灵魂的眼睛。

 
 
 

日志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2016-06-13 09:4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早以前去过乌镇后,没想过再去第二次。这次去乌镇,纯粹为了木心和陈丹青。虽并不想在西栅景区里陪那么多人晃荡,可无奈木心美术馆就建在西栅景区里,也就是说如果想去木心美术馆,必须先买进入西栅的门票。结果,木心美术馆的门票才15元,西栅门票120元,再笨如我也会算这笔账,这美术馆的选址太“用心良苦”了。据说美术馆的设计师是贝聿铭的弟子,和乌镇大剧院毗邻,相比,大剧院的外观设计要抢眼很多。
        还是喜欢木心美术馆里面的氛围的,布展作品精致,氛围灯光的设计也很用心。里面展品基本都不是木心真迹,文字有部分手稿,墙上的文字基本都可以从木心的《文学回忆录》里找到,当然都是陈丹青选的。放映室里,把自己淹没在黑暗中,看屏幕中木心的录像,这个短片十几分钟,我以前没看过,倒是觉得了解了一些不曾了解的木心。在木心图书馆里看整墙的文学艺术巨擘的照片嵌在书籍中,这个设计就很喜欢。台阶和地面全是木地板,很干净,当然进去之前先要脱鞋子,里面工作人员都很尽职且态度温良。我在里面坐了很长时间,翻了木心的一些书,发了一会儿呆。其实还是为陈丹青和木心的相互欣赏感动,两人算是互酬知己,彼此成就了对方,这段师生缘可以作为一段佳话。
      相比昨天西栅摩肩接踵的热闹,清早,微雨中,一个人撑着伞在南栅人迹寥寥的老街走走,那份清新与清静,让人舒服很多。晨练的人们神情悠然,在古戏台下,打拳舞剑,衣着讲究,与古镇的氛围很是融合。雨后的石板路泛着油光,早起的人们已经把门前打扫得十分干净,邻里相遇,亲切地打个招呼,更亲热些,当街站下,吴侬软语地聊上几句。所有的狗都眼神温和,不吠。偶有招呼你吃早点或买小礼物的,笑笑走过,人家也笑笑并不多言语。若你问路,人家便竭力热心指点。端午节刚过,家家户户门头上还挂着青艾、菖蒲和蒜头。我买了一个带馅儿的草头饼,用青艾和糯米粉包裹素馅,两面煎至微黄,看着很诱人,一吃,味道果然不错。泛黑的白色墙体,古旧的木质门牌,门口躺椅上眼睛微阖的老人,微缩景观一样的小石拱桥,泛绿的河道,甚至,不知哪里腐烂的生活垃圾散发着馊味,但你却寻找不到。就这样,在一条长长的老街走了一个来回,心里想,这样的味道,比较符合我心中的枕水江南……
      老街走过,下一个目标非常明确——去北栅丝厂看乌镇国际当代艺术展(这名字顺序我总记不住,帽子太多拗口)。从南栅到北栅走过去也不远,边走边问路,很容易找到了。建筑是废厂房改造,类似北京798和高雄的驳二,798没去过,不知到底怎样,但感觉比高雄的驳二实质性的展品丰富,规格高,毕竟是主题展。几十个艺术家的展品,我熟悉的只有艾未未、马丁?帕尔、荒木经惟。展出形式前卫新潮,对我来讲属于大开脑洞。其中有个《蜻蜓之眼》的电影预告片,看了很震撼,镜头是从上万个真实的记录性摄像中截取的,加上旁白,居然成了一个女人的离奇故事。还有一个名为《历史?观Ⅱ》,在巴赫大提的背景音乐中,碎片化的历史画面拼接的短片,加上富有哲思的文字,使短片非常有力量,也让人反思(旁边有人说反动、负能量,我偷笑)。
      去乌镇,只带了一本书,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下册。买来三年多,一直断断续续地读,读到现在终于快读完了。有时不舍得很快读完一本书,像喜欢吃的东西,总是要一点一点慢慢地品尝。《红楼梦》这样的书,是值得读一辈子的,不会腻,所以我至今还没有读完,虽然它一直摆在床头。若是喜欢某些书,我是会逐字逐句去读的,而且是反反复复地读。而对一般了解的书,基本都是选择性地、跳跃式地,一目十行地来读。
      《文学回忆录》可以不必按顺序,随手翻开一个章节,都可以读得饶有趣味,因为这不是一般意义的工具书,这是属于木心个人的文学回忆录,有他的观点、情感,故能够读出它的温度,不枯燥,笔记体的文体,犹如来到现场听木心谈笑风生地给那些年轻的艺术家们授课。他的观点倒不见得有特别的深度,但新鲜不凡的视角,俏皮机智的文字,很容易看出他异于常人的文字驾驭能力和艺术审美禀赋。
      在木心美术馆里看到的短片应该是纪录片《梦想抵抗现实》中的一部分,可惜网上找不到视频资源。其中他讲到一个细节,82年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他连最低的收入也得不到了,内心的恐慌比文革时被关入地牢还要强烈,因为在监狱还有一日三餐,但在美国,没有收入连吃饭都是问题。后来他邀请一位美国收藏家到他的画室现场看他作画,收藏家为他的作品打动,决定每月支付他几百元让他作画,条件是每月让收藏家优先从他的作品中挑选一两幅。当时木心的那种开心,完全像个孩子,觉得突然拥有了一笔巨大的财富。他说,一下子,觉得曼哈顿可爱起来。
      在众多的严肃文学面孔中,遇到木心,让我觉得有趣。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原】乌镇的文艺之旅 - 飘渺的风笛 - 飘渺的风笛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